世界排名曾比中国队还低加拿大队凭啥时隔36年重返世界杯?

冰球、曲棍球,一提起加拿大的体育运动,人们脑海中往往会浮现出这两项运动。北京冬奥会上,加拿大女子冰球队在五棵松体育中心将女子冰球的金牌收入囊中。三月底的枫叶之国,却因足球这项运动而火热。

当地时间2022年3月27日晚,多伦多BMO球场,在世预赛北美洲第十三轮比赛中,主场作战的加拿大队4比0战胜牙买加,提前一轮锁定一张卡塔尔世界杯的入场券——时隔36年,加拿大重返世界杯舞台。

那场比赛,加拿大队阵中的头号球星、效力于德甲豪门拜仁慕尼黑的阿方索·戴维斯,未能出战,只是通过转播关注着这场比赛。受感染新冠和心肌炎的影响,阿方索·戴维斯自去年12月以来就远离球场,缺席了加拿大队的世预赛比赛。当终场哨声响起的刹那,阿方索·戴维斯激动地掩面而泣。

同一时间,亲身经历了这一历史时刻的加拿大队队长阿蒂巴·哈钦森,紧紧地与队友拥抱在一起,宣泄着胸中涌动的激情。赛后接受采访时,已经39岁“高龄”的阿蒂巴·哈钦森动情地说道:“二十年前,当我第一次穿上国家队球衣,就有了参加世界杯的梦想。这些年来,我们经历过非常困难的时期,现在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作为球队的一员,这种感觉美妙得无与伦比。”

2003年,20岁的阿蒂巴·哈钦森告别自己的祖国,前往瑞典超级联赛闯荡。彼时,迎接这名加拿大球员的是“冷眼与嘲笑”。一个加拿大人踢足球,令他的俱乐部队友们很意外:“你应该打冰球去,加拿大人不踢足球。”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加拿大球员勇敢而坚定地踏上留洋之旅,人们对加拿大足球的误解与偏见,也逐渐消失。作为加拿大挺进卡塔尔的重要功臣,阿方索·戴维斯、乔纳森·戴维这两名00后天才球员,分别效力于德甲豪门拜仁慕尼黑、法甲劲旅里尔。阿方索·戴维斯、乔纳森·戴维均是加拿大本土青训机构培养出的青年才俊,只是前者是在美国大联盟闯出名堂后,才前往欧洲发展,后者则是在18岁那年通过试训,加盟比利时根特,并以根特为跳板,登陆法甲。

圆梦卡塔尔的这支加拿大队阵中,拥有多名旅欧球员。尽管他们所效力的并非全部是欧洲五大联赛,却也足以提升加拿大队的整体竞争力。在推动加拿大球员留洋的过程中,执掌加拿大队帅印的英国人约翰·赫德曼也出力颇多。约翰·赫德曼利用自己在欧洲的人脉,帮助加拿大国脚们寻找前往欧洲俱乐部效力的机会,以开阔眼界、提升战术素养。而那些已经在欧洲站稳脚跟的加拿大国脚们,也纷纷用自己的方式“回馈”国家队。据媒体报道,阿方索·戴维斯曾与赫德曼分享了拜仁备战欧冠决赛的全部过程,后者认认真真地做起了笔记……

率队晋级卡塔尔世界杯后,赫德曼这样阐述了球队底气所在:“我们有球员能够赢下欧冠决赛,我们的球员遍布欧洲联赛,我们有年轻人不断涌现……现在,我们已经闯入世界杯,我们是一个真正的足球国家了。”

确如约翰·赫德曼所言,年轻人不断涌现,是加拿大足球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而这显然离不开相当成功的青训。

统计数据显示,加拿大现有的注册球员累计超过270万人,占总人口的1/14,这一比例相当可观。此外,加拿大基层足球青训教练数量也非常充裕。根据加拿大联邦政府出台的移民政策,足球教练们可以通过针对在文艺和体育领域有特长人士的自雇移民项目移民加拿大。因此,加拿大青训教练中不乏拥有丰富青训经验的欧洲移民。

当有足够天赋的足球小将崭露头角时,他们又有着足够的“上升通道”。以乔纳森·戴维为例,他跟随恩师艾尔·马格雷比去过两家青训营,并在11岁那一年加入渥太华精英运动员项目。凭借着在加拿大青训体系中练就的一身本领,18岁的他登陆比利时,加盟根特队,并以根特为跳板,得到了征战法甲的机会。

阿方索·戴维斯的足球生涯,则起源于埃德蒙顿一家名为“自由脚”的公益组织,这一公益面向家庭无力负担课后足球训练费用的小学生,每周都有专业教练为这些孩子免费提供一次时长60分钟的足球训练。就是在那里,阿方索·戴维斯接受了最初的专业足球训练。如今,这名2000年生人的小将,已成为加拿大足球的领军人物,被视作世界足坛最出色的边后卫之一。

2018年夏天,国际足联官方宣布,加拿大将与墨西哥、美国联合举办2026年世界杯。借着这阵东风,2019年,加拿大超级联赛首个赛季开幕,填补了加拿大国内职业联赛的空缺。可以预见的是,这也将给枫叶之国青训带来极大帮助。

更为重要的是,当加拿大足球以一场又一场振奋人心的胜利成功进军卡塔尔世界杯决赛圈,势必有越来越多的少年受到鼓舞与召唤,激发热爱与梦想,投身于足球运动当中。这样的良性循环,必将提升加拿大足球的发展潜力。

率领加拿大队创造历史的约翰·赫德曼,也创造了一项属于自己的纪录——在带队晋级卡塔尔世界杯后,他成为世界足坛史上分别率领女足、男足国家队成功晋级世界杯正赛的主帅。在2018年年初接过加拿大男足帅印之前,约翰·赫德曼曾两度执掌加拿大女足帅印,率队连拿两届奥运会铜牌。

“你永远不会有机会站上世界大赛的舞台。”约翰·赫德曼昔日在桑德兰青训学院任教时,一名曾是英格兰国脚的学员家长,对他恶语相向。而约翰·赫德曼则用漫长岁月中的不懈努力,有力地回击了对自己的轻视。

对约翰·赫德曼,加拿大足协给予了充分的信任,他不仅被任命为加拿大男足主教练兼国家足球总监,还是U14青年队开始各级别国字号球队的负责人。这样的“集权”,使得约翰·赫德曼得以放开手脚,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建设心目中理想的国家队,并最终率队创造了历史。

曾经,加拿大没有自己的足球职业联赛,国家队的世界排名跌落至120位左右,甚至不如中国男足。但如今,那段历史成为了过去。如果说,在加拿大足球身上,中国足球可以借鉴些什么,其实不过是尊重常识,不过是尊重那些人们早已熟知的足球发展客观规律——真正重视青训,鼓励球员们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选择一名值得托付的国家队主教练,并给予他足够的信任与耐心。

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让世界记住了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也是在那届世界杯上,加拿大足球上演了世界杯首秀。先后不敌法国、匈牙利以及苏联,净负5球,加拿大在那届赛事中排名倒数第一。36年后,加拿大人回来了。身处F组的加拿大,将与比利时、摩洛哥、克罗地亚竞逐小组出线名额。

在国足已经出线无望的情况下,朱辰杰打入一粒点球,成为国足首位进球的“00后”球员。他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道:“未来,我希望通过自己不断努力,继续提高,也能为国家队踢更多的比赛。因为这一届预选赛,无论团队还是个人,其实都很遗憾,希望未来能让球迷看到成长与进步。”而在加拿大队阵中,“00后”双煞阿方索·戴维斯、乔纳森·戴维已是球队最为倚重的核心球员。两厢对照之下,不能不人是那个中国球迷唏嘘不已。

阔别世界杯舞台已20年的中国足球,却不知何时才能再度圆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