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说】吴锡平:图像崇拜与文字脱敏

在时下的新闻与信息传播中,有两种现象变得越来越普遍,一是以图片和影像为主体的内容越来越多地占据了我们的阅读界面,成为主流传播形式;另一种是各类新媒体上,文字应用的差错越来越频发、多发。

前者从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流量不断高企,以及各类微信公众号、微博发布内容里,图片、音视频的身影不断“霸屏”中可以窥见一斑。一则新闻或信息,几句话就可以表达得很清楚明白,非要制作成一段短视频,铺垫大量的新闻背景,顾左右而言他地卖各种关子,磨磨叽叽半天才进入主题说出新闻主体,简直要把人急死。又或者把内容制作成人物造型夸张的漫画,搭配搞笑配文抻成超长图片或动画。

后者则能从时不时爆出的文字使用低级差错中看出端倪。今年东京奥运会上,中国羽毛球队在混双决赛中包揽冠亚军,国内有一家官网平台发帖祝贺称“铩羽归来,包揽金银!这份荣耀,非你们莫属!”铩羽指翅膀被摧残,比喻失意或失败,国羽明明奏凯而还,却被说成是“铩羽而归”,语文基础素养真是令人大跌眼镜。再比如,即使是中央媒体,在发布的微博或播出的节目字幕上,也经常发生“的”“地”“得”,“已”“矣”等使用混乱不分的情况,更不用说那些商业媒体平台了。

一方面图像传播盛极一时,另一方面,文字应用差错频频。这两种现象互相映照,内里却彼此关联。很大程度上,正是大众层面对图像的崇拜,助长了很多人对语言文字的脱敏。

滥用图像,是一种低效率的传播。新闻与信息的传播,应以受众利益为中心,追求精准、便捷,直抵内核。并且应该把信息接收的主动权交给受众,由受众自己控制时间,决定信息取舍顺序。这可以说是一种“天然正义”。而现在的图像传播,则是以平台为中心的“算法”逻辑,通过营造“沉浸”式的传播场景吸引受众逗留在一个接一个的视频中,耗费很长时间而浑然不觉。受众耗费时间的长短,在平台那里是流量、热度和所谓的“黏性”,是其变现的资本。这就是图像传播的逻辑。

文字是一种符号系统,文字传播是一个眼睛读取、神经传送、大脑接受并进行分析处理,感官感知的连贯而复杂的过程。相比之下,图片更加形象直观,所见即所得,最能逢迎人的认知习惯。接受文字信息的时候,身体需要调用的功能要比读图的时候多,这对人的机体能力运用是一种锻炼,对文字应用是一种不断的温习。这就是文字传播的逻辑。

对比两种传播形式,图像传播营造了一个沉浸式、轻松化的信息接受场景,像是一锅温水,一点点地把人们“煮熟”成一个图像依赖者、文字脱敏者和思维钝化者,进一步助长网络时代已日趋严重的提笔忘字、错别字泛滥、表达苍白匮乏等现象。特别是表达匮乏,因为文字应用的场景不断被图像挤压,很多人愈发不知道该怎样恰当、雅驯地在不同场合进行得体的表达,只好跟风、随大流,袭用网络流行语,语言应用呈现粗鄙化、同质化等特征。语言素养也相应地“用进废退”,愈发不堪。

语言文字是人类社会最重要的交际工具和信息载体,是文化的基础要素和鲜明标志。在信息传播技术越来越发达的当下,要警惕图像传播愈演愈烈的蔓延和覆盖,对文字应用能力和想象力衰退的负面影响。

不久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语言文字工作的意见》,《意见》强调,加强语言文明教育,强化对互联网等各类新媒体语言文字使用的规范和管理,坚决遏阻庸俗暴戾网络语言传播,建设健康文明的网络语言环境。希冀通过综合治理和持续努力,我们能营造更加美好的语言文化环境,使之不断赋能国家文化魅力和民族凝聚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