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大洋彼岸的投稿他们的“乒乓”原来长这样

来自大洋彼岸的投稿,他们的“乒乓”原来长这样 2022年/第71篇原创 作者:杨 磊

信任无价。这是一篇来自大洋彼岸、素未谋面的热心读者“萧然”女士的投稿,讲述了她与全美亨斯曼世界中老年运动会的情缘,在此也一并祝贺萧然女士在今年全美中老年运动会上,取得了女双冠军、混双亚军和单打第三名的佳绩。

其实,早在今年5月底,我即收到了此稿,后因我的种种“拖延”,直到现在方“姗姗来迟”。

我们对乒乓球并不陌生,对大洋彼岸的乒乓却难称熟悉。孰优孰劣、厚此薄彼,不是本文的目的所在,更希望通过客观、平实地描述,发现乒乓球运动更多的多样性,就像圆圆的乒乓球,充满无限可能。

亨斯迈世界中老年运动会(Huntsman World Senior Games),原名世界老年运动会,由黛西(Daisy)和小约翰·摩根(John H. Morgan, Jr)创办于1987年,在美国犹他州圣乔治市举办,1989年起,亨斯迈集团创始人乔恩·亨斯迈先生成为运动会最大赞助者,旨在为全球中老年体育健身爱好者提供一个展示技艺的平台。

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该运动会已涵盖排球、羽毛球、乒乓球、山地自行车等27个大项,每届参赛运动员过万人,是世界范围内参与国家与地区最多、最具影响力的中老年运动会。

该运动会要求参赛者年龄在50岁以上,五岁为一个级别,比如50-54组、55-59组等,原来两年一届,疫情后改为三年一届。

除了体育活动,也提供医疗检查,筛查糖尿病、高血压等各类严重威胁中老年人健康的常见疾病。音乐会、舞蹈、社交活动和奖励,也是运动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论运动员是否赢得金牌,均为所有参与者庆功。

因是50岁以上长者运动会,参赛选手大多阅历丰富,会潜移默化得把他们对人生的态度,体现在比赛中。

比如,有的人参赛,是为了约见老朋友,有一位专门从德国赶来的乒球队员,仅仅是为了配合已定住美国的儿时伙伴;有的人参赛,是为了与家人一起出行旅游;有的人,希望圆年轻时未曾实现的运动员梦想;有的人曾是专业运动员,带着再战沙场的雄心。

绝大多数的人,在赛场谈笑风生、镇定自若,洒脱、大气,对他们来说,比赛更重要的是放松,而不是输赢。

有一位92岁高龄曾奶奶辈的老太太选手,她的粉丝团是她六十多岁的女儿、四十多岁的孙女和一堆曾子曾孙女,一家人为老奶奶捡球,加油助威!

当你六、七十岁,觉得自己老了的时候,看着人家九十岁还精神矍铄、积极参赛,会不会对年龄有一个全新的领悟?

混双比赛中,我们赢了一对公认具备夺冠实力的组合,当他们输球后,互相握手的时候,脸上带着微笑,是那种能感觉到的很真诚、发自内心的微笑,尊敬赢者的微笑。

更没有想到的是,比赛结束一个多小时后,志愿者四处找我,原来是输球的这对混双对手专门要与我们拥抱告别,她们就要返回家乡了,临行道别。

人到了一定岁数,会自然而然地懂得,比输赢更重要的是对一项运动纯粹的热爱以及球友之间的惺惺相惜。

最令我意想不到的一点是,参赛者的报名费、机票交通费、食宿费等等,赞助商概不负责,全部由参赛者自理,赞助商只负责比赛的相关费用。

论承办乒乓赛事,中国称“第二”,世界上可能无人敢称“第一”,申办热情、资金投入、专业程度、志愿服务等等各个方面,中国乒乓球赛事组织在全世界都首屈一指。

但是,我认为亟待改进的一点是:在一些商业性、公益性赛事中,要逐步稀释对成绩的执念,进一步丰富扩充乒乓的内涵。

让更多人亲身参与其中、不同水平的人同场竞技,让更多人感受运动的快乐、不忘老朋友结识新朋友,让更多人得到情感的共鸣、收获对人生全新的感悟……

我认为,无论是在大洋彼岸的异国他乡,还是本乡本土的祖国热土,这是乒乓球比赛的终极价值。

近来,惊闻萧然女士家人身体抱恙,谨以此文,预祝其家人早日康健,也盼望萧然女士保重身体,坚持乒乓,快乐每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